傻优

头像为本体。
一只傻乎乎的蓝色海洋生物伊优,简称傻优。(对就是赛尔号里那只久远的伊优)
郑轩嫁我!
沉迷方博无法自拔
想宠博
宠不了现实博努力宠好每一个存在于我脑洞中的博
嗯欢迎勾搭www

【昕博】一篇玄幻

warning
-oocoocooc
-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我觉得我还不如写原耽……
-起名废不知道起什么名字……所以就叫这名字了……
-文笔渣,请轻拍
-最开始的脑洞真的只是想写一只奶猫博😂😂😂

--------------------------------------------------------


红色,全都是红色,能入眼的一切景象都被暗红包裹着,找不到其它颜色的存在,把万物压抑地暴躁不安。

青蟒被唤醒时,入眼的就是一片暗红,它甩甩尾巴准备向吵醒它的生物怒吼,在看到眼前一团白之后硬生生止住了。

它师兄。

白的能带给生物一丝安逸感的龙站在它眼前,尾巴从青蟒身上滑回,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白线,威风凛凛。

如果忽略掉白龙口中叼着的白团子。

白龙甩下脑袋,把嘴里的白团子扔到了青蟒盘着的身上,青蟒下意识去嗅,嗅到了一股奶香味。

一只小奶猫。

小奶猫似乎刚出生,眼睛还没睁开,脚掌不停的在青蟒鳞片上打滑,气息完全散发了出来。

粮食?青蟒心中犯嘀咕,小奶猫的体型不够它塞牙缝,但小奶猫的气息足以让它胃口大开,带着奶香的气息幽幽的刺激着它,好久没进食的青蟒忍不住了,张开大嘴就向小奶猫奔去,然后又因为它师兄的话语硬生生的停住了动作。

“这是继科儿它刚出生的表弟,我跟继科儿要去那边的世界,你帮忙照顾照顾它成吗?”

青蟒这才注意到不远处趴着的一只毛色比同类暗许多昏昏欲睡的虎,虎感受到青蟒向它看来,站起身,打量了一番青蟒,转过身走了。

“走了,龙。”

待白龙飞到它身边与它并肩后,它又转过头,冲着青蟒呲了呲尖牙

“你要是把它养死了,我就拨了你的皮,我认真的。”

然后头也不回的跟白龙一起消失在了青蟒视线的尽头。

青蟒嘶嘶两声以表嫌弃,低头看看小奶猫,小奶猫像是知道自己曾经差点惨遭毒口,不停的瑟瑟发抖,连散发的气息都变得充满了恐惧。

青蟒轻叹一口气,重新盘起身体,将奶猫圈里面护起来,尾尖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安抚着。

红色越发暗了,像是有生物将大量的鲜血泼洒在空中似的。

要到黎明了,黎明是最黑暗的。






“瞎子…瞎子…许瞎蟒…你醒醒…”

许昕被推醒的时候,他还是懵的。

他揉着眼睛坐起身来,在他身上跨坐着的二十出头模样的青年迅速照了几张相,动作麻利的跳下许昕的床。

“我说大蟒你怎么了,今天还要我叫你起床,终于要脱掉你最后一层蟒皮驾鹤西去了?”方博嬉笑着“欣赏”手机里的新图片,还不忘怼许昕。

“我离褪最后一次皮还远着呢,你少咒我。”许昕掀开被子,冲方博点点头。“几点了,你起这么早,发春期到了啊。”

“去你的,你才发春期到了呢,快点起床带我去听京剧。”

“没看出来啊,”许昕从床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还会听京剧?演的什么?”

话音未落,许昕面前就出现了一张票根,上面大大的黑体加粗写着

京剧,白蛇传

许昕现在想把这票撕了的心都有,他伸手去抢,方博明显料到他这一动作,手一缩,把票重新装了起来,嬉皮笑脸的推着许昕去刷牙洗脸。

“我就不明白了。”洗漱完的许昕站在厨房里,一边把土豆切丝一边和坐在餐厅等吃饭的方博聊天。

“你个小屁孩怎么就这么喜欢看白蛇传?有那么好看吗啊?”

“不是特别喜欢啊。”方·专业等吃等喝·博撑着脑袋,看着许昕做早饭“这个月也就看了八九场而已。”

“这个月到现在也就过了八九天好嘛,你就把电影电视剧都看了一遍,这白蛇传就那么好看?”

“瞎子你懂个什么!白蛇传讲的那么优美的爱情故事你居然不动容吗?讲的不是一个物种的生物到底能不能一起好好相爱啊!这么严肃的话题”方博佯装生气的拍拍桌子,絮絮叨叨开了白蛇传的好处都有啥。

服了。许昕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脱脂牛奶,瞟了一眼坐在餐厅念念有词的方博。这小屁孩成天不幻化成自己本应该有的年龄样子,非要搞的满脸褶子,还爱情故事,一个两百岁都不到的小猫妖懂什么叫爱?按人类算还没成年呢。

许昕这边想着,方博那边已经叨到最后了“重点是!白蛇被镇压在雷锋塔下了啊!被压在塔下了啊!说起来瞎子你什么时候被收啊?”

许昕被这句话气笑了,手往那边一甩,牛奶就被抛了出去,正好砸到方博头上,“说真话了吧,我就说你看白蛇传动机不纯。”

“但是你死心吧,我就算被收了也能护你一辈子。”

说罢许昕不再管方博在身后的喊疼和质疑,摆置他的菜去了。

等许昕把他的那份早饭端出来,餐厅里的方博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白猫,白猫卧在方博坐过的椅子上,肚皮上下起伏着,似乎是睡着了。

许昕看看那瓶只剩一口的牛奶,嫌弃似得把它拿远,动作熟练的放下盘子抱起猫,边吃早饭边薅猫。

白猫被薅得直咕噜,耳朵时不时抽一下,睡的可香。

回笼觉睡的更舒服是吗。许昕不知道第多少次思考这个问题,方博在早饭的时候睡觉早就是常态了,许昕提过不少次,最终都在方博盯着他的黑溜溜的大眼睛里败下阵来。

要不是有人罩着你我早把你吃了。许昕不止一次在怼方博的时候如是说。

如果真的没有张继科,许昕会不会吃掉方博,许昕现在还真拿不定主意。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许昕挠挠怀中猫的下巴,方博猫舒服的喵了一声。管好眼前事吧。

许昕咽下最后一口饭,捏着白猫的后颈提了起来放到沙发上,转身进厨房洗碗。

碗不多,许昕不紧不慢的刷着碗哼着杨宗纬的歌,直到他看到了一片辣椒顺着水流被冲进了下水道。

红色。许昕突然想到了他的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当初方博是刚出生的时候就师兄被扔到他怀里,可是并不是在哪么压抑的环境里,那种血红色的天,他也是在还没化形的时候见过一次。

不想了不想了。许昕摇摇头,把最后一只碗擦干放入柜,叫方博穿鞋换衣服出门,方博明显睡醒了,欢呼了声万岁蹬蹬蹬跑进屋换衣服。

那个梦准是前两天陪着方博看什么不对的东西看的。许昕认了这个理。

不过多久,顶着妹妹头的方博就从屋里换了衣服出来了,方博年级还小,法力不够,完全支撑不了他二十岁的模样多久,他只得幻化成该有的年龄模样,免得在外面变回了原型。

他原本的年龄换算成人类也才刚刚十二三岁左右。

十二三岁的脸白白嫩嫩的,许昕看着忍不住上手捏了一把。

“痛!瞎子你干嘛!”

“捏捏看你胖了没,”许昕开门,“明明长的嫩还喜欢搞的自己满脸褶子,你们猫都这么猎奇吗。”

“不觉得满脸褶子看起来成熟些吗?还有不要地图炮好吗!”方博跟着许昕出了门,脚一勾,把门关上了。

“行行行就你,整个世界就你这么猎奇,你是世界第一行了吧。”

“真的不觉得成熟吗!”

“不觉得。”

“那肯定是因为你瞎!”

……

一路吵吵闹闹的,许昕和方博到底还是压着最后进场的点进了剧院。

今天演得正好是雷峰塔,要不是方博一脸的认真,许昕差点以为是方博故意找的演出表来看的。

咿咿呀呀,台上的小生开嗓了,戏园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四周荡漾着小生的唱腔,振人心弦。

是挺好看。许昕估摸着给了个中肯的想法,如果他没看到最后白素贞被压到塔下时方博眼角的红晕和突然勾起的嘴角,他可能会给个好评。

戏说不长不长,说不短也不算短,等台上的各角色都上台感谢观看之后,观众们也都纷纷起身离场,带着疑惑带着感想,熙熙攘攘的在唯一的出口讨论着。

方博懒得动,许昕也就坐在原位等着人少些再走。

“要是你真能一辈子在我身边就好了。”方博低着头嘀嘀咕咕。

许昕本能的觉得方博在说些什么,无奈人多太吵,他根本听不清方博说的话。

“你说什么?”

方博冲许昕翻了个白眼,转过身,跪在椅子上,撑着许昕的肩膀就在他耳边吼

“我是说!!!”

许昕被吓得一个激灵,“好好说话,不要吼。”

哦。方博点头。

“我是说,你咋还没被收呢,天天撩女孩子。”

天天撩?许昕对这个词表示疑惑,我哪里天天撩我天天忙着照顾你呢祖宗,我已经两百年没撩过妹子了好吗。

许昕把这话在嘴里滚了两滚咽了回去,换了句别的。

“这么关注这个问题,果然是长大了啊我家博儿。”

说着手还在方博头上揉两把,手感极好。

“你可闭嘴吧。”方博拍掉头上的大手,“谁是你家的了,我也是要找一只温柔的母猫的,你别限制我的未来啊我告诉你。”

“难道不是你先限制我的自由的吗我家博儿,你可是我养大的现在不是我家的是谁家的?”

堵在门口的人少了,许昕站起身来出场,方博也跟着他出场,嘴里还不忘往回怼

“养我就是你家的啊大蟒你这可是强盗思维要不得的……啊!”

方博走得快,连蹦带跳的先了许昕有三四米远,许昕慢慢悠悠在后面荡着,听到方博叫唤才接他的话。

“你啊什么…”

许昕站在剧院大门口,定定看着天空,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什么墨镜戴上了,但是没有。

开场前还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出来会变成这样?

进去时还是蓝色的天空,现在已经变成了满眼都是红棕色的世界,许昕不知道这些带有颜色的东西从那里冒出来的,可他还是出了身冷汗。

好像,好像梦中的天空,但是梦中的天空没有太阳,现在比那个亮了不知几个色度,许昕恍惚觉得,有些世道,在变了。

明显方博啊的不是红色的空气,他盯着愣好久的许昕,终于忍不住扯扯许昕试图让许昕从思绪中回来。

“许昕你带伞了吗。”

“看样子是要下雨啊。”

“那完了我岂不是又要淋的满身水…噫!”

“许昕?”

“许昕我先走了啊?”

方博让许昕回神的法子没成功,方博也就一步三回头的向着家的方向前进,他不明白许昕在干什么,总觉得现在的许昕让人有些担忧。

许昕自己从思绪里整理了出来,不远处努力装作不在乎许昕的方博的小表情逗笑了许昕,他抬头看了看乌云飘来的方向,哪里原本有座雷峰塔,后来倒了,换了个新地址,也就不在这里了。

我怎么会被收呢,我不会被收的。许昕想。我还没看着方博长成年呢。

雨突然就开始下了,刷的一下像是拿盆子在倒水,方博在前面加快了步伐,躲到了一家超市门口,喊着让许昕来买伞。

诶。许昕买伞出来趁机又揉了把方博脑袋,重点揉揉方博刚刚因淋雨冒出来的两个白耳朵尖,让他收回去。

方博打了个哈欠,把耳朵收了回去。风吹来有些冷,他又伸手把自己连帽衫的帽子戴上。

“不对啊,”方博嘀咕“这下雨了怎么天还是这么红?污染物?”

许昕没说什么,天边有些气息使他感到隐隐不安,总感觉有什么要横空出世了。

“走了。”

雨下的小些了,许昕撑开伞,习惯的用左手牵住了方博的右手腕。

“我们回家。”

方博钻进伞下,许昕又一次回头望望。

雨下了这么久空气的颜色还未褪去。

反倒是那股子不安越发严重。

西风越来越冷,都有些刺骨了。

许昕暗叹一声,在方博的催促下不再回头,赶紧回到自己的小窝感受温暖去了。

这天,大概是要变了。


---感谢你观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