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优

头像为本体。
一只傻乎乎的蓝色海洋生物伊优,简称傻优。(对就是赛尔号里那只久远的伊优)
郑轩嫁我!
沉迷方博无法自拔
想宠博
宠不了现实博努力宠好每一个存在于我脑洞中的博
嗯欢迎勾搭www

【邱博】错酒

warning
-题目和文章其实关系不大

-本来是九月份在成都那个比赛(什么比赛来着我忘了)写的,写了一半丢文件夹里今天想码字的时候找到了。
-努力趁自己还没被掰到浪人组之前把邱博脑洞码完
-现在看有点ooc………
-一发完

--------------------------------------------------------

邱贻可看着趴在桌上已经两瓶半青岛啤酒下肚的方博,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他本想着带这小孩来吃个夜宵解解输掉比赛的不良心理,没想到这瓜娃子抱起他要喝的酒就灌,一灌一瓶下去了,打了个嗝又拿起新一瓶跟喝水似的吃一口菜喝一口酒。现在倒好,把自己喝醉了在那里晕乎着。

邱贻可也就看着方博,桌上的火锅翻腾着,邱贻可随手夹了一筷子牛肉片丢进去。

看着看着邱贻可有些恍惚,这瓜娃子怎么就和当初一样没怎么变呢。

一样的给人惹事儿。

邱贻可还记得,有一次队内排名赛,那天他正和王皓比赛,刘指导突然就找了过来,歪着脑袋等着他们打完。邱贻可本寻思着他最近没惹事,刘指导是来找王皓的,没想到刘指导得着他就是哇是哇的训开了,他一头雾水的听了半天才听出个所以然来——

方博这个不知道到底是山东湖北东北哪儿哪儿混血的瓜娃子刚刚比赛输了,用一口流利的川普从瓜娃子低声骂自己骂到了我日你仙人板板。

刘指导认定是邱贻可教的,邱贻可反驳不成,只得哭笑不得的接受了写检讨。

天知道他帮陈玘背黑锅的时候都没这么委屈过,鬼知道方博搁哪儿学的,说不定这骂自己是跟马龙学的呢。

邱贻可想着想着笑出了声,桌对面的方博正支撑着起来捞火锅,听见他笑还有意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啃已经被煮的咬不动的牛肉。

诶诶,邱贻可连忙伸筷子去抢,把牛肉从人嘴里抢出来又塞了一筷子小炒肉。

陈玘那人还说我养猪猪会死?老子明明连人都带大了好吗!

邱贻可不平的想着,仗着老子不会玩网就瞎怼老子,不知道我会用手机吗。

邱贻可想起前不久方博突然给他打电话说陈玘怼他,电话那头的方博絮絮叨叨的说邱哥我不是搞事情但是不能忍啊你得怼回去,我是心疼你呢。邱贻可也就先把方博怼了回去说哥什么哥叫叔。

但是方博这孩子是真心疼自己,邱贻可是知道的。有一次邱贻可请假回家办事,没和队里谁说,回来的时候队里人大多看道他挺诧异的,还小声的议论着他不是被退回去了吗,只有方博开心的看着他说了声你回来了啊邱哥。

也许是日天日地太久有点寂寞,也许是正好戳中了邱贻可,邱贻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以前怼方博怼那么厉害是错的,这么可爱的孩子要宠啊,又转念一想,不对,太宠了上天了怎么办。

怕,邱贻可是真怕。所有人都说邱贻可日天日地把自己的前途都作没了还不知悔改。邱贻可自己知道,自己当年占着天赋这么大个优势干了些什么,没有这些天赋自己努力多少年都上不来,邱贻可甚至能在方博身上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所以邱贻可一直不敢宠方博,他只敢怼,他怕宠坏了方博走上自己的老路。

偶尔宠宠也没什么的是吧。邱贻可放弃了内心的挣扎。那陈玘还天天小龙人小龙人的宠着呢,也不见人马龙上天。

于是之后,邱贻可在球桌上怼方博怼的有多带劲,出了训练室宠方博就宠的有多腻歪。

可再怎么宠方博也抵不过天意。

他到底是把自己的路断了的,中国的运动员的体育生涯有多短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放旁人还在说着还年轻还能奋斗一把,搁他们身上都已经是过去时了。

现在连时代都不属于他们六小龙了不是吗。

邱贻可突然想起他退役那天的事。

退役那天他们忙里忙外的应付这应付哪,晚上邱贻可推着行李箱坐在机场的候机楼等着上回成都的航班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他以后再也不会以运动员的身份踏进乒羽中心了,直到方博的电话打过来。

电话那头的方博有些哽咽,吐出的字模模糊糊听不清楚,邱贻可也分辨不出来他是在哭还是喝了酒。

虽然方博都否认了。

方博支支吾吾了半天,绕了好大的圈子,最后才说上一句,邱哥退役快乐,当教练员了就不要那么暴了啊。

邱贻可这才有自己退役了的实感,他对着那头说你看我这几年暴吗我都把你暴大了我还暴不大一群小女娃子?

挂了电话却低头不语。

当了教练的人了,脾气确实该改改了。

不改要还是打不出成绩来估摸着自己就要和乒乓绝缘了。

在省队教不出来还能去哪里?市队吗?

邱贻可跟着人群上了飞机,坐位上关上手机,当飞机离地时带给邱贻可眩晕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作为运动员的最后一天没有见到方博。

在接受手伤康复的方博,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态打电话给邱贻可恭喜他退役的,邱贻可到现在都不敢问。

无外乎都是些要不自己也退了算了吧的想法吧。邱贻可曾经这样想过,虽然都否决了。

我邱贻可带出来的孩子,说过的不放弃那就是不放弃,醒过来了就还能打出一片天。

邱贻可从思绪里出来,对面的方博已经醉的快吐了,邱贻可买了单,轻车熟路的架起方博。

方博跟邱贻可差不多高,架起方博也不算多么费劲。

酒量小点好。邱贻可边走边想,他当年不知道仗着自己酒量好喝到了多少队友。酒量少点有分寸,酒量小点回去倒头就睡,酒量小点不闹事。

酒量小点,喝完了吐完了睡完了这事也就翻篇了,不闹别人,也少犯点错。

少走点弯路总归是好的。

他的侄儿,准能比他走的更远。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