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优

头像为本体。
一只傻乎乎的蓝色海洋生物伊优,简称傻优。(对就是赛尔号里那只久远的伊优)
郑轩嫁我!
沉迷方博无法自拔
想宠博
宠不了现实博努力宠好每一个存在于我脑洞中的博
嗯欢迎勾搭www

男神x你

周雨x你
在b站听歌写作业的时候看到弹幕开的脑洞
码字的时候查资料发现一件有趣的事
白告和他媳妇,饭局上认识的
大力和勺子,饭局上见第一面
邱哥和邱嫂,饭局上加深感情的
玘哥和他媳妇…似乎好像也是在饭局上认识的……
刘指导和他媳妇,十六岁打球看上眼了
许昕和姚公主,二十岁打球看上眼了
不愧是胖球队你们的对象都是在球桌上和饭桌上找的啊??
不要拦着我,
我不会打乒乓球
但是我会吃饭喝酒
有什么饭局冲我来
快啊来啊造作啊!

咳扯远了。
你是舞蹈团策划(其实并不知道有没有)设定
其他设定文里见

--------------------------------------------------------


你被你朋友拉着听歌。

最近你朋友迷上了乒乓球,疯狂的在网站上找各种资源,这个音乐包也是她新下的。

从新不了情到再回首,从你是我的眼到东风破,现在轮放到了一首童话。

你朋友深吸一口气,对你说了句高能预警,你一脸茫然的听完了整首曲子。

童话放完轮到了下一首世界各地,你朋友嚎叫着说可以洗耳朵了,顺带问你童话听后感。

“我觉得挺好的啊。”你答。

“…不是吧你这不会是你口头禅吧还是你这滤镜有八百米?”朋友惊呼。

你却坚持自己的挺好听,并且给接下来的去大理冷酷到底再见都打了挺好听。

最后在朋友惊恐的眼神中归了队。

其实你听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调,别人都是对音乐特别敏感但是你不是,你不能靠声音分辨任何人,在你耳朵里刚刚的歌似乎都是一个人唱的,调还差不多。

但没人知道这个秘密,你还因为从来只说别人唱歌不错而有不错的人缘。

比如眼前这位。

你们团的前辈,现王皓妻子。

前辈在今天的排练结束后意外的谈起了私事,说王皓带八一队回来了,让她叫几个团里的孩子一起去为他们庆庆功。

你不为所动,但是大多数同伴都乐,争先恐后的喊着要去。

最后你因为人缘和淡定成了被带去的一员。

“有机会让那些队员们认识认识我们的策划小姐也是好的啊。”前辈的解释。

是的你会在团里待着还不被人发现你是音痴的主要原因就是你是团里策划。

所以说这真的不是联谊?你跟着同行的人到了包房之后第一个想法。

球队来的都是小伙子,王皓先生解释说是他管不了女队所以没带。

你现在信了那句话,长得好看的都上交国家了。

听他们的介绍,来的小伙子都是八一队里进了国家队的,这个世界冠军,那个啥啥冠军。

好多冠军。你感兴趣的抬起一直在吃的头,想去看看哪些为国争光的人们。

一个大圆桌,男的一半女的一半,你一抬头,眼神正好对上对面男生的眼神。

大概是转头,刚好碰上。你佯装淡定的转开眼神夹菜吃菜。

不过长得好嫩啊。你又偷偷瞄了一眼。最多九六年的吧?弟弟级的了。

九二尾巴的你瘪瘪嘴继续吃。

酒足饭饱,有人提出要去ktv,你自然是没有意见,还被前辈调侃说你是谁都说好听。

前辈说着,那群男孩子就起了哄,那个被你认定是九六年的男孩被他们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看的你有些疑惑。

会很难听吗?你拉住了旁边一个看起来知道些什么的同伴问。

同伴说你开什么玩笑那是周雨啊!

周雨…你念了念。名字挺好听啊。

同伴笑着说名字好听没用,我跟你说长得好看都没有用,跑调就是跑调。

不能呢吧。你毫无意识地说,尽管你二十多年中对于音乐除了好听词不错之外没有别的评价。再怎么样声音摆在哪里在啊。

那边有个男的听到了这话,拿着麦喊着雨哥快点歌这里有个妹子要听你唱歌。

瞬间那边又沸腾了,玩笑着大叫

“点童话!难得有妹子愿意听,干脆点儿雨哥!”

“那哪儿行,点冷酷到底雨哥,我支持你!”

“去大理啊雨哥,大理是个好地方!”
……

被众人调戏的周雨无奈极了,只得转过头看你,他背后增强娱乐效果的灯光亮着,正好给他产生打光的效果,加上他本来就白,又正笑着,你一愣,突然觉得眼前的男孩像极了童话里的一个角色

“……天使……”你念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边笑成了一团,有个人强忍住笑跑到点歌机哪里迅速点了一首童话,置顶切歌,在前奏响起来之前把话筒塞到了周雨手里。

“加油啊雨哥!妹子帮你点的呢!”

周雨只得开始唱,在转向大屏幕之前又看你一眼,你抱歉的冲他笑笑。

说实话确实挺好听。你以你的耳朵发誓。每一个字都咬的挺准,至少站在你的角度来说,那个犹如神助一般的蜜汁角度的灯光可以让这个歌加五十分。

一个犹如天使一样的人在你面前唱童话确实是个很享受的事。

虽然你听不出所有的调。

一曲毕,同伴玩笑着问你感觉如何,你也是实话实说挺好的。

面前的同伴愣了愣,找了个话筒正儿八经地装作采访的样子

“平心而论,你觉得刚刚的歌曲如何?”

你被她正经的表情逗笑,但还是实话实说,但你和同伴都没注意了一件事

“我觉得,挺好听的啊…”

全场突然寂静,同伴这才发现话筒没关,但是刚刚的话已经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你茫然的看着许多人玩味的眼神,拿起话筒做出了辩解

“不是…真的挺好听的啊…我说实话呢…”

在众人的噫哦的怪叫声中,你仰头看见那个天使般的少年又一次冲你笑了,笑的如同真的是天使下凡。

“谢谢。”

“我说真的。”

你们俩在起哄中隔着好几米的昏暗灯光交换了口型。





评论

热度(7)